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频道> 南平新闻 > 正文

江西南昌板层角膜移植术,江西南昌江西南昌角膜移植,江西南昌板层角膜移植手术价格

2017-11-18 19:48:46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吴杨珠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摄影作品《采蜜忙》

摄影作品《鸿雁》

油画《美狄亚》

油画《无关风月》

  叶青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江粤军

  作为舞美设计师,叶青获得过全军第六届文艺汇演舞美设计二等奖、首届CCTV杯全国电视舞蹈大赛舞美设计奖;作为摄影师,他拍鸟仅一年多,作品《采蜜忙》就摘得了2016年第五届英国霍伊莱克国际摄影大赛自然组自由主题FIAP绶带;作为油画家,他的作品曾入选2014年第五届广东当代油画展……近日,“对观——叶青油画摄影展”在广州画匣子油画空间开幕。透过叶青生机勃勃的鸟儿世界和色相缤纷的油画作品,我们可以感知到一位执著的艺术家是如何在各个美术领域里出入裕如、自由跨界的。

  从未放弃的油画梦

  舞美设计二十年,对光影、色彩的理解更深入

  在当代油画界,冷军和郭润文是两位绕不过去的名家。而叶青在少年时代,曾跟随着这两位名家学习绘画。

  出生于武汉的叶青,早年非常喜欢运动,擅长游泳,也喜欢篮球、网球,因此上的是一所以体育闻名的中学。当时,恰好体音美同为一个教研室,叶青又跟着老师学起了画画。正是这位中学启蒙老师请来了尚未考大学的冷军给他们“开小灶”,这才让叶青真正爱上了绘画。

  “冷军老师大约看出我有一些艺术天分,一天晚上,他叫上我和副组长一起到他家去。他从阁楼里搬下来一箱子的素描给我们看,随便抽出一张,都让我们备受震撼——画得太好太细致了!冷军老师对我们说:‘你们想要学画画,就必须扎扎实实地下苦功夫,只是蜻蜓点水的话,绝对无法学好。’”正是这一次对话,让叶青摆正了学习态度,从此在艺术道路上焚膏继晷上下求索。所以,尽管冷军很快就考上大学离开了武汉,叶青依然踏踏实实地跟着大学毕业回到武汉的郭润文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古典主义油画基本功,并追寻着郭润文的脚步,考取了上海戏剧学院舞美设计专业。

  毕业时,北京青艺想要留下曾在此实习过的他,上海也给了他工作机会,但为了爱情叶青投奔了广州。“我和他是同学,我特别想穿军装,所以我们一起进了战士歌舞团。”太太欧阳宝凤在旁边笑道。

  做了二十年舞美的叶青获奖无数,但内心的油画梦仍然时时激荡着他。因此,转业以后,他把业余时间全献给了绘画。恰好郭润文在广州美术学院也开办了油画高研班,叶青又一次得沐老师的艺术甘霖。

  不过,在个人风格上,叶青有自己的思考。“如果沿着老师们的路子走下去,无疑是一条捷径。但我做了二十年的舞美设计,戏剧舞台大大丰富了我的思想、视觉,我对光影和色彩的理解,比大多数画家更深入一些,因此在画面上我会追求更自由的表达。同时我又不想走向当代流派纯粹的抽象主义。我探索的路子是:画面仍然保留一个基本的造型框架,让观众有一个理解的支点,但色彩感觉上更主观更奔放,以增强情感传达的力度,这就是我所说的‘主观色相’。”

  画室里,摆放着叶青正在创作的《麦克白》话剧里的人物形象。造型原版是太太设计的,试完装后打灯拍照时,一些瞬间触动了叶青,但他在画布上呈现的,无论色彩还是冲击力,跟话剧相比已是另一番天地。

  一入“鸟道”不知返

  拍过300多种鸟儿,200种在广州

  除了人物画,叶青也喜欢画些风景画。2014年5月,叶青到烈士陵园采风,无意中拍到了翠鸟,从此一入“鸟道”不知返。

  三年多时间,叶青拍过三百多种鸟儿,现在未见其形先闻其声,就能断定是哪种鸟儿。更重要的是,接近两百种鸟儿是在广州拍到的。“很难想象吧,广州现在已经是一个‘小鸟天堂’,无论是烈士陵园还是麓湖公园,又或者植物园、海珠公园,鸟的种类都非常多。曾经有一位鸟友一天时间就在植物园里拍到46种不同的鸟。而且,不断有新鸟种出现,也有不少候鸟变成了留鸟。广州这几年的生态环境,有了很大改善!”

  入选某项国际摄影大赛的《潜行者》,记录了叶青和“鸟友”第一次在广州发现白胸翡翠鸟的情形。照片上,一只白胸翡翠鸟独立在水中央,与蓝天白云倒映水中,安宁而美好。叶青说,白胸翡翠鸟俗称大翠鸟,个头比普通翠鸟大三倍左右,非常漂亮。此前他通过一些录音资料已经熟知其声,但在广州没见过。“我们本来是去麓湖公园拍绣眼鸟的,突然从高空中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和同伴一下子兴奋起来了——广州也有大翠鸟了!果然,寻声而去,很快就看到了大翠鸟的身影。开始是一只,后来跟踪到了三只。到今年,云溪生态公园、晓港公园都发现了大翠鸟。”

  入围2016年第五届英国霍伊莱克国际摄影大赛的《化蝶》,则是叶青最钟爱的翠鸟。至今,他在广州已跟拍过5个翠鸟家族,从发现鸟窝到看见幼鸟破壳而出,再看着它们抚育幼鸟,直至幼鸟自立家庭,算起来,叶青拍过的翠鸟照片已逾几万张。“翠鸟早晨四五点钟捕食,中间‘午休’,傍晚出来活动。拍鸟的人都是天还没亮就起床去‘候’鸟了。这张作品为何会入选呢?因为要拍到翠鸟垂直入水抓鱼是很难的。此前网上有点击率非常高的帖子,讲的就是国外有一位鸟友拍了十万张翠鸟的照片,才拍到一次垂直入水捕鱼的画面,十万张之中,就等这一张。”

  获得2016年第五届英国霍伊莱克国际摄影大赛自然组自由主题FIAP绶带的《采蜜忙》,则是在华南植物园拍到的。悬铃花的花蜜非常甜,一到花季,鸟儿和蜜蜂都争先恐后地赶去采花蜜。这张照片抓拍到了绣眼鸟和蜜蜂对峙争采花蜜的一刻——绣眼鸟怒目圆睁想把蜜蜂赶走,蜜蜂知道绣眼鸟不会吃自己,并不怎么害怕,画面充满了张力。

  鸟儿入画更精神

  一些画家笔下的鸟儿有错漏

  很多鸟友都说叶青的“鸟运”好,每次出去都不会空手而归;更令大家钦羡的是,他拍了一年多就拿到了国际摄影奖,是圈内不少拍了上十年的鸟友都难以企及的。探究起来,这跟他深厚的艺术素养不无关系。

  “拍鸟的人经常会蹦出一个术语叫‘拍到了数毛版’的,就是说照片的清晰度非常高。但他们往往在构图上、后期色彩微调上会有所欠缺。对我来说,开始是技术上比较有难度,但经过摸索,用了半年时间就可以跨过这个瓶颈。但对于缺乏艺术训练的拍鸟者来说,他们要跨越瓶颈,则可能需要五年、十年。当然,我也会和鸟友们分享心得,最初我建议他们不要采用正中央构图,他们还会有所抵触,后来他们看了我拍的画面,的确比较舒服,慢慢也就接受了。”

  拍鸟犹嫌不足,叶青又开始画鸟。确实,他画笔下的鸟儿,激情十足,似乎要破画而出,色彩强烈、瞬息万变,在摄影的客观捕捉基础上,用主观感受糅合升华之。

  高尔基有一篇《海燕之歌》,而叶青也将他的一幅家燕画作命名为《壮志凌云》。“在连续的抓拍过程中,我发现家燕振翅高飞的那一瞬间太动人了。我渴望将这种感觉转化为绚烂的色彩表达出来,以传达出鸟儿的精神。因为鸟儿的世界,我的艺术视野、艺术思维一下子轰然裂开,展现出一个更开阔的世界。”

  同时,叶青也发现,很多人画鸟过于依赖临摹因袭前辈,并没有真正去深入观察鸟儿,有的虽然也写生了,但观察得不够仔细,所以经常会看到一些错漏的地方。“我看过有的画家画翠鸟,鸟喙都画成弧形的了。翠鸟的喙其实是很直的,公的喙是黑色,母的喙下半部分带点红色,这些基本点还是要客观准确为好,不然可能会起误导作用。”

  在具象和抽象之间有所取舍,在客观和主观之间有所坚守,大约正是这不断的跨界,给叶青的艺术带来别样天地。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